第四章.逃亡

 

當邊疆的三支號角同時響起,潛伏在各處的黑暗力量將再度侵襲,世間將再次被邪惡與暴力支配。

 

 

如今號角已經響起,各地遭到慘烈的攻擊,北方的泠冽港遭到腐化獸人以及黑暗精靈占領、南方的獸族部落再度聯合反抗帛琉之國—艾諾西亞的迫害、殘暴的海上巨魔—維京展開一場「偉大的突襲」肆虐西部海岸,就連靠近世界脊梁南方的港都伊貝里也即將遭逢噩耗。

 

 

軍情萬急,格羅道爾的新任國王丹莫.斯拉瓦急忙召集國務大臣們商量,同一時間,來自各國的特使軍閥紛紛遵照國王的號召進駐首都維瑪克。

 

 

隔天正午,來自薄暮教堂的大笨鐘響了八次,議事大廳前佔滿了人。大堂之上在陽光照射的地方擺了國王的座椅,王座是純金鑄造,而旁邊宰相的座位是純銀打造,首相從一大早到現在都坐在那邊,身穿一身鑲了金鍊的大主教白袍、用白色絲綢遮住臉,頭上戴著一頂很高的主教帽。

 

 

大堂上方的四個大柱子,上面各有一個平台,分別站了四位重臣。最左邊開始依序拿著長弓、雙手大刀、法杖和水晶球。

 

 

「大人,艾諾西亞遭到兇殘的獸族的猛攻,大半個村落都遭到掠劫。」

 

 

「費思馬林公爵不是有一萬大軍,難道連幾千隻獸人都打不過?」

 

 

「那可是獸人啊。」艾諾西亞差來的特使講話相當急促。

 

 

「南方的獸人跟北方的獸人能相提並論嗎?」

 

 

「當初在屠殺上千隻獸人、還將他們驅逐數百里外的時候為何沒想到這件事?」

 

 

「當時是遵照英雄王的旨意......」

 

 

「講白了還不是你們自作自受!」群臣的怒火全部指向那位可憐的使者。

 

 

「我認為先處理維京的事情再說吧。」高斯突然插嘴。

 

 

「維京?!那個搶一次就跑走的傢伙,幹嘛費心對付他?」

 

 

「現在他們大肆破壞了西部沿岸的港口、燒毀無數的船隻。如果我們現在將他們趕跑,或許還能集結剩餘的戰船北上救援泠冽港。」

 

 

「你這是在浪費時間!」一位大鬍子、頭戴鋼盔的巨漢開始叫罵。「那當初幹嘛不直接叫我的手下直接去支援他們,還跑來這邊跟你們玩扮家家酒?!」

 

 

「你膽敢質疑國王的命令?!」

 

 

巨漢指著王座上的小孩子叫囂:「你說那黃口小兒啊?」

 

 

巨漢無理的言辭激怒了不少忠於國王的臣子,但也有許多人是支持巨漢質疑高斯的決定,兩派人馬相互叫囂,其中有不少人已經準備將腰上的佩劍出鞘,眼看邊境的戰事還沒解決,宮內的人們試圖廝殺起來。

 

 

「肅靜!」一名手持長弓的重臣問了問高斯:「首相大人,請告訴諸位,假如要先處理西岸在對付北方的敵人,那麼您能保證,泠冽港可以撐到那時候嗎?」

 

 

「那還用問?駐守在泠冽港的可是溫士頓之戰的第一勇將—雷伊.喬斯里維公爵。」

 

 

「一個糟老頭、一千五百名守軍,那國王在幹什麼?」

 

 

「國王已經派遣了貴族軍校的第一劍士—夏佐.艾倫丁,他將帶領......」

 

 

「五百名農夫!」一名伯爵的隨從突然對宰相飆罵:「你竟然好意思說?!」

 

 

在場所有人跟著叫囂,那位年輕的新國王早已被這場面嚇得啞口無言、全身顫抖不止。

 

 

           「夠了!」高斯吼了一聲,聲響不斷的迴盪在大堂內,所有的人連忙摀住耳朵。

 

 

           高斯看見大家都安靜下來後,用很輕蔑的語氣宣布「我想⋯⋯會議應該先到此為止,一個小時後再回到議事大廳。」

 

 

場面依舊混亂,其中一位年邁的督軍嘆了口氣後轉身離開,剛才辱罵國王的巨漢也跟了上去,兩人在中庭花園的走廊上散步。

 

 

「我看也不用再跟高斯吵些什麼了,你應該很清楚吧?」

 

 

「什麼意思?」

 

 

「雷伊曾與夏隆共事過,而夏隆又是第一位反對高斯擔任宰相的傢伙,你覺得高斯他會怎麼做?」

 

 

「但即便如此,也不該放著泠冽港不管阿。」

 

 

「即便泠冽港淪陷了,還有北.高陵做屏障,在慘也就是波爾沙會遭殃而已。既然格羅道爾沒事,那他還愁什麼?高斯是不會讓我們去泠冽港的。」

 

 

「該死!」那位巨漢暗自罵了一句。

 

 

「我在想......不如就待在宮裡看看吧。」

 

 

「什麼?那邊陲的戰事都不管啦?!」

 

 

督軍冷冷地回答那位巨漢:「既然泠冽港去不成,那也沒什麼好講的,更何況我才沒有幫助蘭斯洛特的打算。或許......」督軍冷冷地看著角落間蘭斯洛特的貴族騎士們。「獸族還可以乘勢把他們從艾諾西亞的王位上拉下來也說不定。」


 

 

 


 


 

 

           「翠⋯⋯翠絲⋯⋯」

 

 

             模糊的叫喚聲在翠絲提的耳中迴盪著,好不容易恢復過來,卻發現教堂的屋頂已經被砲火削掉,空中看到漫天的箭枝、砲彈。

 

 

           翠絲提突然驚醒過來,倒霉的蓋瑞德頭部的傷還沒好又被她用拳頭擊中了下巴。

 

 

           「哎唷!大⋯⋯小姐⋯⋯妳終於⋯⋯醒啦。」

 

 

           「現在怎麼了?」翠絲提還沒搞清楚狀況。

 

 

           「伊貝里被攻擊了!」阿貝尼急忙把翠絲提拉起來。「我們得趕緊帶你去找魯修學士。」

 

 

           「什麼?!」翠絲提突然沖了出去,整個伊貝里成了一片火海,許多倖存的平民逃往教堂後山去。翠絲提往艾蜜莉住處的方向看去,只見周遭烈焰燎原、火光沖天。她開始擔心艾蜜莉的安危,趕緊拿了背包、匕首和木杖,焦急得朝那個方向跑去。

 

 

           「等一下!妳跑這麼快我們跟不上啊!」

 

 

            阿貝尼一個沒注意,翠絲提早已消失在人群中,兩人也顧不得身上的傷追上前去。但是整條道路上一片漆黑,實在看不清楚誰是誰。

 

 

「艾蜜莉!艾蜜莉你在嗎?!」翠絲提不斷地吼叫,然而四周只有轟隆的砲聲、倉促的腳步聲以及平民驚恐的叫喊。

 

 

突然前方有一位用斗篷披住身子的人從前方一閃而過,正當她試圖上前確認身分時,一顆巨大的火球擊中教堂附近的人群,前方的人們被火焰所傷,痛苦哀號著,附近的人也受到極大的驚嚇。衛兵急忙疏散人群,奈何有不少人已經被這慘狀嚇到腿都癱軟,負責運送傷兵的車子也因此被堵在路上。

 

 

那個披著斗篷的人早已倒在一旁沒了動靜,翠絲提慌張的上前查看,發現那傢伙是一名男子,他的斗篷式灰白色的,而且身上沒有任何武器。翠絲提鬆了口氣,隨後從背包掏出一罐藥瓶灌入那人的嘴裡。

 

 

那位穿著灰白斗篷的人緩緩醒了過來,翠絲提趕緊問他:「你......你有沒有看到艾蜜莉?!」

 

 

「誰?」

 

 

「一個揹著弓箭的女子。」

 

 

「我......我沒看到。」那人右手指向市街後方說:「但我知道有些離這裡較遠的人往另一個方向逃走,可能沿著道路會找到安頓難民的地方。妳的朋友會不會在那邊?」

 

 

「嗯,有可能。」

 

 

翠絲提向那位男子道謝後,繼續往山下跑,一路上撞開了試圖阻止她下山的衛兵以及向山頭逃難的人群。

 

 

現場一片混亂,唯獨一位裝扮奇異的少女坐在教堂的屋頂上,方才還全神貫注在手中的捲軸上,突然驚覺到了什麼,目光望向了正在趕往市區的翠絲提。

 

 

「嗯?那女的.......」

 

 

 


 

 


 

翠絲提加緊了腳步奔向市中心,才剛到街區,一群蒙面的士兵擋住了去路。伊貝里畢竟是東西方世界的橋樑,人口複雜,這次的襲擊也太突然,翠絲提一時分不清處這些人到底是敵是友?

 

 

「喂!小女孩,你回來幹嘛,跟著其他難民的隊伍往後山集合,快點!」

 

 

翠絲提暫時鬆了口氣,接著問這群士兵:「你們有看到一位叫艾蜜莉的女孩嗎?!」

 

 

「艾蜜莉......」士兵們全部擺出疑惑的表情,其中一位這時回過神來。「現在不是問這個的時候吧!妳在這太危險了,趕快離開!」

 

 

「艾蜜莉不在我哪都不去!」翠絲提的態度非常堅決,沒有等到她絕不離開。

 

 

「那......這樣,妳告訴我她長怎樣?有什麼特徵?」

 

 

「她......她平常穿著紫色的連身斗篷,背上背著一組弓箭。然......然後......腰上會有一個袋子。」

 

 

「好,我們這就幫妳找。」士兵們轉身正要離去,霎時間聽到一陣狂吼,天空中出現一隻漆黑的兇猛巨龍朝翠絲提的方向俯衝下去,接著一陣狂嘯,吐出熊熊烈焰掃遍街坊的每個角落。

 

 

翠絲提往後一跳,躲過了巨龍的攻擊。這時她轉身一看,士兵們全都消失了,眼前只剩下不斷燃燒的殘垣斷壁。

 

 

只見翠絲提已經呆住,一瞬間,那些人全死了。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翠絲提右手拿著木杖、左手拿著匕首,一步步地走向燃燒的街訪。一路上沒有任何生命,今夜聽不到吟遊詩人的歌唱、看不見村民的小聚會、也沒有小貓小狗以及嬉戲的小孩,只聽到火焰燃燒木材的聲音,看到的盡是死屍與房屋的骨架而已。

 

 

突然轉角出現一位身負重傷的士兵朝她的方向逃竄,後面出現一隻龐然大物,頭上戴著有兩隻牛角的鐵盔,只有肩膀穿著護甲,用破布包著腰,手裡拿著一把有靴口的雙刃巨斧。每當牠踏一步,地面隨之震動。

 

 

不一會兒,只見那隻怪物將巨斧一揮,將那位士兵給攔腰斬成了兩半。突然牠看見了翠絲提,緩緩地向她接近。

 

 

翠絲提不斷向後退,從那隻怪物身上感覺到一種氣息,跟上次在地下遺跡時感覺到的似曾相似,但這次不僅僅是死亡,還有從未體會過的恐懼。

 

 

正當翠絲提轉身正要離開,一顆燃起綠色火焰的隕石落向教堂附近,另一顆落到她的面前。隕石造成的凹洞中突然爬出許多骷髏,周遭的土地也開始龜裂,原本充滿生氣的花蒲草坪全都枯萎。

 

 

這時前面那隻怪物舉起巨斧朝翠絲提奔去,然而體型太過笨重,一個不慎被旁邊的石塊絆住,整個人直接越過翠絲提往前面的骷髏群跌去。翠絲提顧不得後面的情況如何,抓準時機逃離,一路上許多房屋的支架殘骸紛紛崩塌下來。所幸翠絲提的身手反應相當敏捷,後面的怪物因為笨手笨腳而受到阻礙,雙方的距離逐漸拉開。

 

 

逃出了燃燒的市街,翠絲提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已經跑到一座立於小山丘上的軍營,此刻剛才的市街彷彿成了一小點火光,而自己早已疲憊不堪。她並沒有停下來,用盡全力死命向前奔馳,現在腦中只有一個念頭:跑去艾蜜莉的住處並確認她還活著。

 

 

然而事與願違,當她抵達艾蜜莉的住處後,發現整棟房屋被砲彈削去一半,附近也堆滿了惡魔的屍體,奇怪的是沒看到半個死去的村民。

 

 

翠絲提跨過了圍籬、踏過無數屍體,戰戰兢兢地進入艾蜜莉住的屋子,發現裡面的家具已經被翻了一遍,四周也有些血跡和倒地的小惡魔。一樓並沒有看到任何人,於是她跑到艾蜜莉的房間,發現一處牆角被削去一大塊,而艾蜜莉著紫色斗篷、弓箭、箭袋和小腰包都不見了。

 

 

地上仍有乾枯的血跡,循著血跡到了被削去的牆角處,翠絲提的心情越來越緊張,從進門到現在,眼前的種種跡象都令她感到不安。

 

 

看樣子艾蜜莉遇害的機率相當大,但她仍鼓起勇氣,即使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也要找到艾蜜莉。於是她從缺口處跳了下去,此刻聽到後面「轟隆」一聲,方才被甩掉的巨大怪物從角落破牆而出,後面有一群頭長牛角、手持巨大的釘錘且掛著金屬肩甲的惡魔堵住了後方的去路。

 

 

翠絲提再度向前奔馳,這回後面的怪物緊追不捨,震天的狂嘯壓迫著她,彷彿像一群獵人追著同個獵物一樣,無論如何都要抓到她。而翠絲提根本連回頭的餘地都沒有,兩腳一刻也沒有停下,突如其來的大雨遮住了前方的視線,儘管如此她依舊死命地逃跑,因為她心裡很清楚:她現在誰也救不了、誰也打不過,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活下去。

 

 

不知跑了多久,雨勢停了下來,也甩掉了那群惡魔,翠絲提在一處高坡上望著伊貝里,昔日溫暖的家園成了地獄的樣貌。漫天大火持續照亮整個天空,可是她卻感覺不到一絲溫暖,山上的綠色烈焰將教堂徹底摧毀,雖然聽不到,卻能感受到難民的哭喊。

 

 

翠絲提獨自走在謝爾森林裡,沒有鳥兒歌唱,沒有奔馳的梅花鹿,地上也沒有可愛的小動物,只剩下一柄木杖、一把匕首和一個背包。途中經過一棵神木,傳說在附近可以聽到神靈的聲音,如今什麼也聽不到。

 

 

不一會兒又再度回到大道上,被樹林包圍形成了一種幽閉的恐懼感,翠絲提絕望地走著,眼角開始留下兩行眼淚,每走一步,心臟就像被刺了一刀,不一會兒竟像小孩子一般哭了起來。

 

 

「嗚......大......大家......到底在哪......!」

 

 

沒有任呵聲音回應她的哭喊,四周依舊了無生氣。翠絲提每一步都相當緩慢,她的身影逐漸的消失在黑暗之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予懷 的頭像
林予懷

林予懷的部落格

林予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