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遭遇

 

坎南,北方的大沙漠。

 

好不容易站在一座沙丘上,放眼望去盡是無邊無際的荒野,看似了無生機,其實底下有許多生物,一顆頭那麼大的致命毒蠍、蠢蠢欲動的蟒蛇、沙地上狂奔的猛牛、玲羊以及在空中盤旋的禿鷹。但是真正可怕的,是潛伏在底下、有三尺長的大蠕蟲,巨大的口器彷彿要吞噬倒楣的旅行者,不過先前有位生物探險家杜斯研究過,這些蠕蟲非常溫馴,牠們是靠綠洲土壤的養分過活。

 

說到綠洲,這真的是荒野上的一塊明珠。很難想像在這片廣大的沙漠之中可以看到綿延的河流,這條河從未乾枯,滋養了附近的土地。許多商人就是沿著這條河流通往市區,循著這條河可以看到少說五、六座都市。

 

但也因為這樣,商隊的行蹤很容易被掌握。因為他們太好找了,許多懂得在這裡生存的土匪總是會乘機打劫,搞得人心惶惶。因此在十多年前,貝根.羅斯維里亞公爵曾率領一千名士兵、一百位騎士掃蕩這片沙漠,現在已經很少會遭遇到盜匪了。

 

不過商人和其他國家仍不敢大意,只要申請到貿易許可證,國家就會提供人力護衛商隊,每個國家都不例外,當然有些相當富有的會自己出錢雇用效率更好的傭兵。

 

神秘男子跟著武裝商隊沿著河流行進,到了一個看起來相當詭異的地方,附近不是損壞且被風沙鏽蝕的輜重就是駭人的陳年骸骨。這時駱駝開始不斷的掙扎,幾乎不受主人的掌控,隊伍裡的牲畜也跟著鳴叫,獵犬也跟著亂吠。動物們似乎警覺有些不對勁,隨行的士兵們個個睜大眼睛,擔心等會兒會有什麼危難。

 

「媽咪,為什麼動物都在叫啊?」

 

「喔,那是因為動物的警覺性很高,一但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接近牠們就會開始亂吼,不僅能告知其他同類,也可以以此警告隊伍的阿兵哥們。」隨行的一位婦女坐在用驢子拉的車輛上用很稚嫩的語氣回答女兒的話題。

 

「那現在這樣亂叫,是不是等等會有壞人啊?」

 

婦女沉思一會兒,接著回答說:「嗯~有可能喔。不過放心,那些阿兵哥會把壞人打倒的。」

 

同時間,神秘男子看見有一隊人馬站在一棵樹陰底下,領隊的似乎在看著指南針,另一個人拿著地圖湊到帶頭的人面前。男子心想:怪了,伊貝里不是就在面前了嗎?看著地圖幹嘛?

 

男子上前問幾句:「伊貝里不是就在前面了,為何要停下來?」

 

「你看過大城市附近有這種景象嗎?實際上我們距離伊貝里還有二十餘里,估計再走一天半就到了。」

 

「那現在前面那座城市是什麼?」

 

隊長笑了笑回答他:「你沒見過海市蜃樓吧,現在這個就是了。」

 

「海市蜃樓......我還是頭一次見到。」

 

「我跟隨商隊多年了,這條路上會遇到什麼事我和我的手下再清楚不過。在這片沙漠中移動,最好的方法就是沿著水源行走。這時不要將目光放在遠處,因為那些景象幾乎是假的。」

 

「這是有什麼科學性質上的依據嗎?」

 

「有我也沒法回答你,我能分享的是經驗。」

 

這時負責查哨的一位騎兵發現戰馬的嘶吼聲越來越頻繁,火紅的雙眼直視左方的沙丘上。

 

「那現在又是怎麼回事?!」牲畜們的叫聲尖銳且雜亂,男子必須提高音量。

 

「我不確定!總之現在得睜大眼睛!」隊長打量了男子一番後問道:「你能作戰嗎?!」

 

男子笑了點一點頭,接著兩人的目光望向那座沙丘。

 

突然發現在沙丘上出現幾位騎兵,個個穿著看似生鏽的板甲、各個持刀持槍,坐騎被黑色的布蓋著,最前列出現六名騎士,用黑色斗篷蓋著、右手緊握著兵器,他們的戰馬和後面的騎兵不一樣,是用漆黑的鏈甲披著。戰馬紛紛嘶吼著,彷彿在回應商隊中牲畜的喊叫,但是聲音更加刺耳且嘹亮。

 

「邪天靈......」神秘男子已經僵住。

 

「什麼?!」

 

隊長驚覺不妙,下令所有人整裝備戰,騎兵們警告前方的隊伍加緊腳步離開。神秘男子看了看四周,調出騎兵護衛商隊後,能作戰的都是裝備零散的步兵,且人數只有兩百人,目測敵人少說有將近一百個且各個都是騎著馬,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這時,邪天靈發出一陣尖銳的聲響,後面的騎兵蜂擁而上,商隊的人們開始四處逃竄,顧不了的牲畜也開始四處狂奔,各個都急著要逃命。士兵們也跟著亂了陣腳,現在應該要專心對付敵人,但是大家到處亂跑,不上前去幫助他們隨侍都會被殺掉,但是兩百人怎麼夠保護整個商隊?

 

士兵們才回過神來,邪天靈的騎兵早已殺進人群裡面,兩個倒楣的士兵早已被騎槍給開腸破肚,另外十幾個人被戰馬狠狠撞倒在地上,還有幾個人當場棄械逃跑,現在到處充滿求救的聲音和戰馬的嘶吼聲。

 

男子搭起弓箭,迅速地射落一名騎兵,隊長趕緊上前了結他,發現這傢伙早已死到只剩下骨頭而已。

 

「死靈法師幹的好事?!」

 

「不,比那更糟。」

 

這時隊長看見有對母女從驢子拉的車上跌了下來被兩名騎兵圍住,隊長及時衝了上去,一刀砍斷了一匹馬的腳筋,同時一隻商隊的騎兵用長矛將另一人刺落下馬。

 

「快!逃往伊貝里!」

 

婦女連忙道謝,隨後抱著女兒往南方逃去,隊長一口氣還沒喘過來,又要對付四名騎兵。這時男子前來搭救,另外有四名弟兄加入戰局,和騎兵們打成一片。

 

隊長乘著戰鬥的空隙,對神祕男子大叫:「你趕緊前往伊貝里,將今天的事情告訴他們!」

 

男子來不及應答,被副官帶離戰場,這時隊長已經斬殺了三、四名騎兵,突然看到遠處一隻邪天靈朝他殺來,劍刃反射光線照在他的臉部,看見一頂鐵製面具,面具內部無比的黑暗,完全看不出他的真面目。

 

「是你......」隊長這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舉起彎刀正要往邪天靈砍去,沒想到邪天靈手起刀落,竟然將隊長劈成兩半。

 

底下的士兵還搞不清楚狀況,邪天靈的戰馬兩腳一瞪,以他為中心竄出黑色的濃霧,四周的士兵和平民都被濃霧包圍住。不一會兒各個痛苦哀嚎著,最後全都化成灰燼。

 

男子這時再回頭一看,發現他們兩人根本沒跑多遠,整個商隊早已崩潰,接著他們就會像撲入羊群一般追殺所有人,到那時一個也跑不掉。

 

旁邊的副官順手抓住一匹馬的韁繩給男子:「我幫你牽了匹馬,你趕緊離開這裡。」

 

「那你呢?」

 

「我必須回去幫忙,絕不能讓他們通過。」

 

男子知道現在不是多話的時候,趕緊上了馬,接著雙腳一拍,乘著快馬趕往伊貝里。

 

 


 


 

翠絲提突然從床上驚醒過來,剛才閃過一幕可怕的畫面,彷彿被一個陌生人用劍刃刺入她的胸口。

 

這時往窗外一看,夜空的星星依舊閃亮,除了海浪及火把燃燒的聲響以外聽不到任何聲音,今晚已經是第三次從睡夢中醒來了,從來沒失眠這麼嚴重。好不容易逐漸清醒過來後,發現海上隱約出現幾艘巨大的帆船,可現在港口應改已經封閉了才對,那這些船到底要幹什麼?

 

正當翠絲提感到困惑的時候,突然聽到了敲門的聲音,翠絲提掏出了藏在身旁的匕首,緩緩地走向門邊。

 

「是誰?」

 

翠絲提非常緊張,然而這時外面並沒有任何反應,翠絲提決定緩緩把門打開,等對方踏進來後先發制人。

 

不一會兒,翠絲提透過門縫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看起來穿著一副厚重的鎧甲,頭盔像一顆洋蔥,左手持著一把釘錘,右手持盾。那身影開始移動,將盾牌舉在胸前,翠絲提心裡正盤算著:是否該攻擊他的要害,還是要將他彈開?突然靈機一動,伸手拿了旁邊的木頭。

 

這時那個高大的男子一探頭,翠絲提將木頭直接砸向他的額頭,注入木頭的強大能量重創了他,的高大男子正哀叫著,翠絲提立刻施展震波將男子擊倒。驚覺後面還有一個人,翠絲提正要拿匕首向後面的人刺去,卻被她給抓住。

 

「我說蓋瑞德,你還真是位笨手笨腳的傢伙,這樣也能當騎士?」

 

「我真失策,沒想到這破頭盔竟沒辦法承受一個木塊的衝擊。」

 

「是這女孩搞的鬼吧?」一位女子看著被她抓住的翠絲提說著:「我不是才剛警告過你嗎?」

 

那名女子不斷指責那位高大的男子,彷彿她完全沒有注意到翠絲提的吼叫。

 

「放開我!妳給我放手!」翠絲提一時無法凝聚魔力,不斷的用腳踢那名女子。

 

「喔,對喔,我把你忘了。」那名女子順勢一個鬆手,翠絲提整個跌坐在地上。

 

女子用木杖壓住翠絲提說:「我知道這樣很粗魯,但我們是照吩咐來保護妳的。現在情況很緊急......呃......總之,我們都先冷靜一下,好嗎?」

 

「妳就這樣闖進教堂還有臉講這些話!」翠絲提不斷大吼。

 

「妳現在可以不相信我,但是先聽我說幾句,好不。」

 

「把這破玩意兒給我拿開!」翠絲提根本沒聽她說話,還不斷的掙扎著。

 

那名女子無可奈何,雙手緊握住木杖,接著一道白色的光順著木杖跑到翠絲提身上,接著翠絲提整個身體都塌了下來。

 

「總之先離開這裡,我們到外面談。」

 

翠絲提從慌亂中恢復過來,接著問:「你們是誰?」

 

「阿貝尼,那位是蓋瑞德,其它的事到外面說。」阿貝尼緊抓著翠絲提的手。「快點。」

 

阿貝尼才剛講完話,突然一顆砲彈正中窗口,轟一聲震碎了翠絲提的房間,翠絲提被震到牆邊後昏了過去。

 

 


 


 

戍衛要塞的部隊才堅守一個時辰,已經消耗了大半的彈藥,弓箭手也不知把弓弩射斷了幾把,好不容易打退了第三波攻勢,可是南方的援軍遲遲不來。

 

雷伊試圖組織人馬以奪回泠冽港,但是現在觀察對方的陣勢,深怕一出城就會讓敵軍乘勢殺入,狄森和他的手下紛紛向他請戰,希望能在黑暗精靈的大軍前來接應之前先重創獸人的先鋒。

 

就在這時,要塞後方的大門打開,一隻五百人的隊伍走了進來,雷伊站在高塔上一望,發現這五百人拿的盡是農具,只有十幾個拿著十字弓或獵槍的人。唯一像樣的是負責帶頭的一名指揮官,身上穿著厚重的鎧甲、騎著一匹普通的灰色快馬,馬上除了馬鞍和韁繩以外僅掛著一把四英尺半的雙手大劍。只見他下馬後順勢將大劍取下,威風凜凜的走到城牆下看著雷伊。

 

雷伊對指揮官一陣咒罵:「格羅道爾的老頭跟我說會有一支五千人的大軍星夜馳援,」他氣的用右手指了指那隻隊伍說;「結果現在來的這五百人是誰?!」

 

指揮官回應他說:「其他地方也遭到攻擊,議會決定先處裡南方戰事,這已經是我們目前所有能調出來的人手了。」

 

「少跟我來這套!」雷伊接著問:「有幾位騎士?!」

 

指揮官看了看四周,無奈的回答他:「就一個。」

 

雷伊愣住了,右手撫著頭嘀咕著:「這他媽是在耍我嗎?」

 

指揮官接著問:「我錯過了什麼?」

 

「沒有,事實上你來的正好。」雷伊做出一個手勢叫指揮官上來,指揮官爬上高樓一看,腐化獸人早已佔據了整個港口,後方黑色的船隻占滿整個水面,不時還砸了以顆砲彈在城牆上。

 

雷伊湊到指揮官的面前說:「我預計這群獸人耐不住性子,今晚就會發動總攻擊。只要撐住今晚就有反擊的機會。」

 

「你有什麼打算?」

 

雷伊指了指右邊的山脈說:「那座山有一條通道,只有我的手下知道,撐住攻勢後,你帶一支隊伍偷襲後方,把靠在碼頭的船隻全燒掉,同時我派出所有戰力迎擊對方。明白嗎?哦......那個......」

 

「夏佐.艾倫丁男爵,瓦德里騎士。叫我夏佐就行了,雷伊.喬斯里維閣下。」

 

「是嗎?」雷伊搭了搭指揮官的肩膀說:「那麼夏佐,你最好把你的寶劍磨銳利一點。」

 

「明白。」

 

「話說,你的劍術是跟誰學的?」雷伊總是對每位新來的騎士問這一句。

 

「你應該聽過他的名字,前任艾辛格里亞領主—芬里.夏隆。」

 

「什麼?!」雷伊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他沒有死?」

 

「當然,他不但沒死,還滅了高斯派去的二十名刺客呢。」

 

「感謝老天。」雷伊鬆了一口氣,接著又開始抱怨:「不過他也太愛記仇了吧?都過去事了還不願意釋懷。」

 

「什麼意思?」

 

雷伊嘆了口氣,整想著是否跟他說清真相的時候,戰鬥的號角又響起了。

 

「天啊,那些傢伙真拚。沒時間聊天了,準備應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予懷 的頭像
林予懷

林予懷的部落格

林予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