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警訊


 

兩人回到了伊貝里,這時太陽正要落下,教堂的鐘聲再次響起,岸邊又聽見真神教的長老帶著信徒們禱告的聲音。

 

兩人回到街上,心情坎坷不安。尤其是翠絲提,她擔心的不是魯修學士會不會責罵她,而是剛才那番話。所謂的「王」到底是什麼?「王位」又是指什麼?手上的戒指為何要被藏起來?

 

「今天......我們先各自回家吧。」

 

「也是,先到這邊吧。」

 

兩人到別之後,翠絲提回到教堂,這時魯修學士還在鑽研之前跟東方的流浪商人買來的書籍。這時看到翠絲提回來,急忙上前查看。

 

「唉喲!翠絲提,我的孩子妳怎麼了滿臉灰塵?這些傷又是怎麼造成的?」

 

翠絲提一語不發,將戒指交給魯修學士,魯修一看到戒指,整個呆住了。

 

這時魯修學士搖了搖頭,急忙問翠絲提:「這戒指是怎麼拿到的?」

 

「還記得之前那座湖嗎?最近冒出一個洞窟......」

 

翠絲提將事情詳細的告訴魯修,魯修開始嘀咕:「不可能,這絕對不是偶然,之前就有傳聞說地下墓穴就在謝爾森林裡面,但......」

 

魯修學士及時露出了笑容,對著翠絲提說:「孩子啊,這可是相當大的發現啊。」

 

翠絲提感到不解,問道:「什麼意思?」

 

「在遙遠的西方,靠近荊棘之谷的王國—瓦德里,有個騎著白馬的百花騎士,他的愛妻在與他成婚之日遭到神秘的組織奪走,於是那位騎士帶領一百位弟兄找尋愛妻的下落,最後發現那個神祕組織打算將他的愛妻獻祭給邪神亞杜靈,那名騎士與一百位弟兄跟神秘組織展開廝殺。最終百花騎士打敗了即將復活的亞杜靈並救回愛妻。為了封印邪神的力量,百花騎士將婚約的戒指作為封印的容器。兩人回到瓦德裡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所以之前說的組織,那些文字真的都跟邪神有關......那不就是說,這個封印邪神的戒指在我手上?!」

 

「沒錯,但不用擔心,如今邪神已經失去自我復甦的力量,而他的僕人已經被消滅了,這只不過是富有研究價值的古物罷了。」

 

魯修學士將戒指放在翠絲提的手上,輕輕的將她的手闔上,接著說:「好了,我想我得出門一趟,找一些對該研究有興趣的朋友,在我回來之前記得將戒指保管好。」

 

「沒問題,我把它放回你的房間,找個小盒子裝起......」

 

「不!不可以。」魯修學士一時語氣激動,接著平心靜氣的交代:「放在身上,或是藏在連我也不知道的地方,這件事妳最在行了,對不?」

 

翠絲提被魯修嚇到,語氣支支吾吾的回答:「好......我會的......叔叔。」

 

「好極了!」說完,魯修急忙衝出門外,將兩枚金幣交給一馬廄管理員,接著騎上一匹棕色快馬揚長而去。

 

如今,整間屋子只剩下翠絲提一個人,看見屋外下起狂風暴雨,急忙把門關上。回到房間又感到一陣不安,魯修學士曾說:每當世界要發生巨大變化的前夕會狂風大作、暴雨連綿。

 

現在不就是這種情形嗎?!翠絲提在屋內走來走去,一刻也停不下來。到底她做了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希望趕得上......」魯修學士顧不了傾盆大雨,急忙乘著快馬星夜跑到了北風鎮的「魔山旅店」,這裡依舊凌亂不堪,放眼望去盡是些惡混、敗類。魯修學士張大眼睛看了四周,發現大廳邊緣的圓桌旁坐著一位穿著黑色披風的神祕男子。魯修鬆了口氣,急忙上前打了個招呼。

 

「喔,是你啊。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你會想知道翠絲提發現了什麼東西,」魯修學士湊到神秘男子的耳邊,竊竊私語地說:「她找到了卡薩多的宮殿遺址。」

 

神秘男子豎直耳朵,接著問:「遺址有什麼東西?」

 

「一顆寶石封印了一枚戒指,我擔心......」

 

「你確定就在那兒?這世上銀色戒指多的是,你的依據又是什麼?」

 

「如果不是,不死隊就不會將它滅了。」

 

神秘男子呆若木雞,魯修學士急忙交代著:「你必須趕快回到格羅道爾,警告新上任的國王說......」

 

「國王死了,」男子打斷了魯修的話:「據說是在出外打獵時被野豬殺死的。」

 

「什麼?!」

 

「外面是這麼傳言的,很顯然是有人設局。」

 

「唯一會聽我警告的人就這樣走了,那誰又能阻止這件事發生?!」

 

「我想......你得先保護好那丫頭。」

 

「什麼意思?」

 

「邊疆的三支號角同時響起......」

 

「喔不......」魯修學士這下發現大事不妙。「伊貝里有危險了。你有人手在伊貝里嗎?」

 

「有兩個,我即刻寫信通知他們。」

 

「很好!」魯修學士頓時站了起來。「我得趕緊回去,一定要確保翠絲提沒事。」

 

這時男子突然頓了下又說:「現在,我有個東西不知道妥不妥當......」

 

「什麼?!」

 

男子從口袋掏出了信件說道:「老雷的信件,也許你得看看。」

 

魯修急忙打開信封,頓時冷汗直流,泠冽港的戍衛要塞已經遭受黑暗精靈及腐化獸人的攻擊,急著向各地召集兵馬前來支援。

 

「他們早已經行動了,這時間點還真湊巧。」

 

「你知道這是詭計,他們不該大張旗鼓地攻打泠冽港。」

 

「我知道,現在他們肯定派了一支勁旅突破監視,進入費里岡平原了。我明天要跟著一支武裝商隊進駐伊貝里,你先跟我的手下會合。」

 

「好吧!」說完又立刻離開旅店。

 

「喂!啤酒的錢......」

 

旅店老闆急著向魯修索要酒錢,神秘男子便丟給他一枚金幣,隨後也離開了旅店。

 

 


 


 

已經過了一天了,魯修學士卻還沒回來,雖然平常魯修也都在外面好幾天,可是今天沒有魯修陪伴特別缺乏安全感,總覺得經歷昨天的事情之後會有更嚴重的事情發生,問題是到今天都沒有看到半點危機的徵兆。

 

翠絲提嘆了口氣,將戒指放回設好機關的箱子,壓在床墊下後離開了教堂。

 

自從英雄王奧特瑪離開之後,空虛的王位令諸侯垂涎三尺,一連串的陰謀鬥爭導致家族派系之間相互對立。最後在十四年前爆發七國之戰,各方動員數十萬人。翠絲提的父母也響應號召,因此將他們唯一一個獨生女交給魯修扶養長大。

 

教堂彷彿成了翠絲提的家,她甚至一度認為她從出生至今都在教堂度過、魯修學士是唯一的家人。她第一次靜下心來在岸邊的城牆上散步,看著天上盤旋的海鷗、沙灘上虔誠的真神教徒、以及閒暇無事的衛兵,岸邊再度吹起怡人的微風,漸漸地將所有煩惱都吹掉了。

 

不過就在她正享受這時間的時候,艾蜜莉悄悄地跟在背後,不斷地打良翠絲提。這時翠絲提轉頭看見她,頓時眉頭一皺。

 

「妳幹嘛這樣盯著我?」

 

「呃......嘿嘿,我擔心妳昨天被罵慘,今天躲到這邊了。」

 

翠絲提嘆了口氣,盯著岸邊逐漸泛黃的光芒說著:「昨天把事情全說出來,叔叔只是笑著跟我講這枚戒指的由來,似乎封印著邪神僅存的力量。」

 

「嗯,然後呢?我今天在課堂上都沒看到她欸。」艾蜜莉歪著頭問。

 

「每次神學課妳都不在,當然看不到他啊。」翠絲提酸了她一句。

 

「哪有,我今天很認真地坐在教堂裡聽課欸!」艾蜜莉不服氣的跺了跺腳。

 

「妳是怕昨天翹課被學士追究吧?」

 

「呃......對。」艾蜜莉笑著抓抓頭髮。「等等,這不是重點吧!我是說,然後呢?魯修他老人家跑去哪了?」

 

「唉~」翠絲提又嘆了口氣,望著岸邊回答:「他只交代我把戒指藏好,自己隨便牽了匹馬就離開了。」

 

「是喔......」艾蜜莉也趴在垛口上嘀咕著:「總覺得我們真的闖下大禍了。」

 

翠絲提沒有答話,依舊靜靜的看著海景。

 

 


 


 

噠噠的馬蹄聲似乎讓魯修的思緒變得清楚些了,突然覺得自己太早下定論,如果只是瞎操心呢?鎮上的人都把他當成瘋子,教會的人也勸他不要再杞人憂天,現在他突然連自己都開始懷疑自己。要說服鎮上的人們,至少要帶個證據回去。

 

於是沿著貿易之路跑到了坎南,找到了一座綠洲旁的中繼城鎮,急忙跑到砂石堡壘,在修女的引導下跑到藏書室。藉由貿易之路的發達,這邊擁有來自世界各地的文物書籍,魯修希望可以找到跟那枚戒指有關的文獻。

 

魯修學士就這樣帶了一大疊書在書桌上看了一整晚,四周僅有一座燭火臺燃燒著一絲微光,魯修以相當快的速度瀏覽每行文字,但是任何有關戒指的文獻都和這件事情沒半點關係。

 

正當魯修開始感到灰心的時候,一時精神竟然把燭火台打翻,火焰瞬間吞噬最上層的書籍。魯修趕緊把火焰撲滅,突然看到在一團灰燼下方有一本剛才沒注意到的書籍。

 

魯修慢慢地拾起書本,很巧妙地就翻到一頁圖片。上面畫著一枚戒指,其做工雕刻跟翠絲提手上的幾乎一模一樣。

 

接著他開始讀著圖片旁邊的文字:「永恆之戰時期,三大勢力在世界脊梁的末日頂峰展開死鬥,這時一位身穿灰色戰甲的天使降臨至戰場上,以雷霆萬鈞之力掃蕩三大勢力的軍隊。在末日頂峰戰後,天使消失無蹤,留下戰甲、戰劍以及一枚銀色戒指。人們相信當一個人同時擁有這三件物品時便擁有足以主宰天下的力量,以那位天使的姿態重生至大地之上。這三件物品分別是天靈鎧甲、不朽之劍和黑暗之環......」

 

如果翠絲提手上的戒指就是黑暗之環的話,那麼她現在的處境會更加危險。

 

「喔不~」魯修不斷搖著頭。「這太可怕了,我的女孩居然碰上這種事。」

 

魯修的內心越來越感到不安,重新點燃的火燭開始劇烈搖晃,堡壘外竟見狂風大作、沙塵漫天,一切彷彿在告誡世間的人們—在這場暴風的背後將捲起更強大的風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予懷 的頭像
林予懷

林予懷的部落格

林予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