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遺跡

 

伊貝里,謝爾森林以東的臨海都市。西方的人們都說這裡是通往世界之柱的入口,昔日有許多的探險家試圖出海往東方探險,就是在這裡展開旅行。

 

跟大眾的認知不同,伊貝里與其他城鎮相比安靜許多,每個時段,東方的真神教徒會望著海洋朝拜,懸崖上的教堂每隔三個小時就會敲鐘一次,岸邊吹起微微海風,日出、日落總是讓人覺得特別放鬆。

 

在這個動盪不安的年代裡,伊貝里是人們嚮往的天堂,但對翠絲提來說卻不是這麼一回事,伊貝里一成不變的生活令她感到乏味,她一直希望能夠擁有一艘小船航向未知的大海、或是一覽魔幻的西方大陸。不管怎樣,她只想離開這個地方。

 

但是他的叔叔–魯修學士不肯帶她去其他地方,最遠只允許去謝爾森林的一小座丘陵玩耍,頂多就是當他從其他地方回來後會跟翠絲提分享一些他在外面的經歷。

 

今日也是一如往常,翠絲提帶了一把匕首、一個背包和一根木杖準備離開,臨行之前魯修一再交代他:「翠絲提,記得在黃昏之前回來。」

 

「叔叔,我年紀不小了,一個人也沒問題啦。」

 

「妳一個小女孩四處遊蕩,我也不在你身邊,到了晚上森林裡又有許多可怕的生物,我怎麼能放心呢?」

 

「沒問題啦,有叔叔你教我的那些魔法,什麼阿貓阿狗的我三兩下就解決了。」

 

「我教妳那些是希望妳懂得保護自己,不是拿來鬧事的。」

 

「欸欸,說到這個。」翠絲提突然湊上前,睜大水汪汪的眼睛看著魯修說:「之前答應過要教我新的法術,什麼時候?」

 

「呃......你想學什麼?」

 

「我想學秘法術?」

 

「啊?這......」魯修冒了一身冷汗,問道:「妳從哪裡聽過這個的?」

 

「上次在街上,看到一個東方來的旅行人在表演,用右手將一隻法力蟲撕成碎片,在聚合成一顆水晶球,我上前問他這是什麼,他就告訴我了。」

 

「喔,這樣啊。」魯修摸摸她的頭說:「那是他在亂講,這世上沒有秘法術這個東西。我之前不是說嗎?這個世界是由五種元素組成的,這五種元素分別為火、水、木、黑暗和光明,並不會出現第六種元素。現在說這些還太早了,我下次再跟妳說明。」

 

翠絲提一臉失望地離開,就這樣走到大門口,突然看到一位少女揹著短弓和箭袋在前面等候她。

 

「翠絲提!」那位少女不斷地向她招手。

 

「艾蜜莉?妳今天不是應該要上神學課嗎?」

 

「我才不要上那麼無聊課呢,講白了,讀書什麼的最討厭了。」艾蜜莉嘟張嘴抱怨著。

 

「妳這樣跑出來,學士沒有發現?」

 

「廢話,學生那麼多,少我一個不算少。」

 

「好~吧。」翠絲提打量了一番,問道:「艾蜜莉,妳就帶這副弓箭出門啊?」

 

「對阿。」艾蜜莉掏出一個小袋子。「我還帶了乾糧出來。」

 

「好,那就出發吧。」

 

 


 


 

在永恆之戰時,整個大地遭戰火波及,當天使、惡魔和元素使停戰之後只剩下一片荒蕪,在英雄紀元時期逐漸恢復生機,其中元素使運用元素之力重建了這片大地,謝爾森林也因此誕生。

 

即使這時烈陽高照,植被茂密的謝爾森林擋住了大半的陽光,一路上格外的幽靜,一路上可以看到白色花紋的梅花鹿在奔跑、聽見鳥兒的鳴叫和低頭吃草的野馬。

 

這時兩人走到一個湖,湖面上靜立一棵大樹,據說每當黃昏時分,會有一個神祕的生物出沒。

 

「喂,你該不會又打算在這坐等黃昏吧?」

 

「不是。」翠絲提指著旁邊的方向。「那山洞,上次經過的時候還沒看到呢。」

 

「咦,這麼說還真的......」艾蜜莉搖了搖頭又問:「沒有火把怎麼進去啊?」

 

翠絲提做了手勢要艾蜜莉仔細看,接著拿起路上砍下來的一節竹子,將上端用匕首切成十字型,上面塞滿了乾枯的樹葉,接著再用藤蔓綑綁起來。

 

最後,翠絲提左手圍著竹子的前端,不一會兒,枯葉開始燃燒,接著便成一團火焰。

 

「什......什麼?!」艾蜜莉瞪大了眼睛。「妳......妳怎麼做到的?」

 

「剛滿十五歲的時候,魯修叔叔答應我要傳授一些魔法,我花了很久才學會的,現在要生火輕而易舉。」翠絲提接著撇了一下頭。「好了,我們走吧。」

 


 


 

洞窟裡面十分幽暗,除了火把以外沒有任何光源,四周僅有流水聲,翠絲提用火把照了趙,發現腳邊有一條小溪,水質清澈無比,但是水裡沒有任何生物。

 

兩人順著溪流走了下去,突然看到一面牆。奇怪的是,周圍的石壁居然有一畫像,而前面的牆壁刻著奇怪的文字。

 

「原來如此,這洞窟是最近有人挖的。」艾蜜莉摸了摸牆,發現結構還很新。「也許最近有人在這裡,把什麼寶物藏在石牆後面,或著是一個祕道。」

 

「不盡然。」翠絲提指了指牆面的文字說:「這個文字相當古老,沒有多少人能解讀它。」

 

「妳怎麼知道的?」

 

「三個月前,魯修叔叔交給我一本書,他跟我說這是古代的秘密組織「梵姆」的語言。在英雄紀元時期,梵姆被冠上邪教的罪名並慘遭追捕,被抓獲的成員下落不明,倖存者也隱姓埋名,再也不提組織的事,連後代都沒交代過。」

 

「也許我們可以問問修道院的人,最近梅西修會莫森學士跑來伊貝里,也許他知道些什麼。」

 

「梅西修會的人對任何事物一知半解,表面上看似無所不知其實他們盡是一群白癡。」

 

「那妳知道些什麼嗎?」

 

這時翠絲提用火把照了其中一組文字,接著又說:「這個,這是書上所寫的密語。」

 

話剛講完,那組文字突然泛起藍色光芒,接著其他文字跟著閃爍,每次閃爍都伴隨著詭異的回聲,突然間,石牆慢慢地打開。

 

這時石牆的移動聲傳到後面的房間,產生無盡的迴響同時牆後一陣狂風吹起,火把越燒越烈,兩然感受到莫名的壓迫,雙腳開始不聽使喚的向後退。

 

這時石牆停了下來,形成了一個通道,兩人上前一看,發現是一踏階梯,階梯兩邊有石做的燭台,兩邊的燭台莫名的被點燃,接著四周都充斥著火光。

 

「我的媽呀......」艾蜜莉整個僵住,渾身覺得不對勁。

 

翠絲提鼓起勇氣,拿著火把向前走了幾步,接著回頭叫艾蜜莉:「快跟上吧。」

 

「翠......翠絲提!別再進去了,我們還是回去跟魯修報告吧!」

 

翠絲提笑了笑,又繼續向前走,艾蜜莉跺了跺腳後跟上前去。

 

 


 


 

這地方相當空曠,距離最遠的火光少說有數百公尺。階梯是懸空的,階梯末端似乎是一座宮殿。翠絲提把火把放在一旁,左手持著匕首、右手持木杖,艾蜜莉這時早已搭上箭,兩人站站靜靜地走到宮殿的中央,發現上面有一座祭壇,上面似乎有一顆寶石,用四個支架頂著。

 

翠絲提突然感覺到了一股氣息,她順著氣息走到前面發現確實是一顆深紅色的寶石,但是寶石裡面隱約看見有一枚戒指,寶石四周繞著一絲絲的霧氣,翠絲提明白自己感覺到的氣息—死亡。

 

「喂,我們是不是該......跑了?」

 

翠絲提沒有回答,緩緩地伸出手,食指碰觸到寶石的時候周圍充斥著詭異的聲音。

 

「喔~吾輩的王啊,您再次以凡人的姿態回歸啦。」

 

「是誰?」翠絲提渾身顫抖,脖子上冒著冷汗。

 

「王位早已空虛,列儲之血汙衊了王之大地。回來吧,吾輩之王,取回黑暗之環,再次回到王座吧。」

 

翠絲提瞬間取下寶石,接著她再也聽不到這些聲音。

 

「所以這就是他們要藏起來的東西。」翠絲提將寶石收回口袋。

 

「哇!翠......翠絲提,妳......做了什麼?!」

 

「我只是把寶石給......」

 

翠絲提轉身一看,四後面的骸骨突然飄了起來,接著這些逐漸骸骨結合成人形。兩人驚覺大事不妙,連忙衝向樓梯口。同時間四周開始晃動,兩人的步伐緩了下來,深怕一個不小心跌入懸崖。

 

震動不減反增,兩人不敢繼續跑,但是後面的骷髏卻追了上來,個個手持刀劍撲了上來。

 

「天啊!」

 

兩人邊教邊鼓起勇氣繼續奔跑,好不容易跑到出口,頓時一個聲響,整個階梯應聲碎裂。

 

艾蜜莉一個失足便掉下去,翠絲提急忙雙手一震,將艾蜜莉懸在空中,接著兩手一揮把她拉回來。

 

好不容易將艾蜜莉救了回來,翠絲提右側大腿突然中了一箭,剛才的骷髏對著兩人猛放箭。翠絲提故不了疼痛,拉著艾蜜莉拔腿就跑,接著一離開出口後整個通道被落石堵住。

 

兩人有驚無險地回到地表上,艾蜜莉已經嚇得喘不過氣來,整個人倒在草地上,翠絲提也跟著跪了下來。

 

「呼~呼~,這下魯修會把咱倆臭罵一頓。」

 

「也許吧。」

 

「真是,都說不要進去妳還......對了,妳的傷!」

 

艾蜜莉急忙上前查看翠絲提的傷勢,發現她並沒有重傷,那支箭頭正好刺中口袋裡的寶石,翠絲提將寶石拿起來看,寶石應聲碎裂,只剩下一枚作工精美的銀色戒指。

 

「我想......我們的麻煩大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予懷 的頭像
林予懷

林予懷的部落格

林予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王瀚陽
  • 厲害哦!
    期待第二回
  • 感謝支持,第二回趕工中。

    林予懷 於 2017/03/20 20:35 回覆